关闭

大发排列3

2019-04-28 09:50:18  来源:台州晚报  

仙居赤石李氏宗祠

李若霖,仙居县田市镇李宅村人,是元末明初一个带有游侠气的书生,没有当过官,也没有做过什么大事。六百多年后,李宅当地已经很少有人知道先辈中曾有过这样一个人物了,但令人意外的是,在离家乡几十公里以外的横溪镇河塘村,他依然被村民们津津乐道,而且被塑造成了一位“斩蛇救民”的神。

民间传说中的“斩蛇英雄”

笔者翻阅《乐安李氏宗谱》时,曾看到过李若霖的名字,但是并没有在意,直到同族的一位长者告诉我,李若霖之墓在横溪河塘,当地至今还流传着他为当地斩蛇除害的故事,才被勾起一探究竟的兴趣,与两位前辈同好一起赶到荷塘村。

据说,李若霖曾到永康学法,几年后学成归来,走到横溪河塘,听到一老妇人哭得很伤心,一打听,知道当地有一巨蛇为患,每年要吃一人,今年轮到这个老妇人家了。尽管离开时师父曾反复告诫他路上不要停留,径直回家,但李若霖决心为民除害。巨蛇一出现,他就施展法术与之激战,最后骑上巨蛇,拔剑斩断蛇头,自己与蛇身从空中摔下,壮烈牺牲。这条蛇实在太大,村民把蛇身裁断,用了十三畚箕担,才把蛇尸搬走埋掉。

在河塘村口,我们遇到一位六十多岁的村民,顺便向他打听李若霖墓,村民说:“知道,知道。”他随即讲述起祖辈传下来的“斩蛇”故事,内容与我听到的基本一致,细节则更为丰富,比如大蛇出现时如何飞沙走石,斗蛇时如何险象环生,配上绘声绘色的口气和略显夸张的肢体动作,给人以身临其境的感受。

在那位长者的指点下,我们找到了李若霖的坟墓。山间的路弯曲狭小,杂草长得茂盛,经常把小路都淹没了。但坟墓显然是重新修过的,坟墓前并不很荒芜,有近期被谁清理过的迹象,还留下了一束塑料花。坟头石碑上刻着“英烈千秋”四个大字,墓面刻有文字,经仔细辨认,是这样的:“明洪武处士李启三公,讳若霖,字仲起,号松石,故居十八都李宅。素善武术,英勇斩蛇,庇荫乡里,高义不衰。生元至大庚戌,卒明洪武已巳。”

看来,“斩蛇”是确有其事?这位李家前辈到底是人还是神?

李氏宗谱中“庇荫乡里”的侠士

回来后,笔者仔细在宗谱中寻找起这位传奇人物来。《松石处士传》说,李若霖,字仲起,号松石,为李宅李氏第十代裔。此人天性洒落,又刻苦为学,学识渊博,却不肯应举当元朝的官,喜欢四处游历,结交四方名士,甚至往来海岛,与后来占据宁波、台州、温州等地,与朱元璋抗衡的方国珍交情深厚。方国珍是黄岩人,祖居仙居,元末揭竿而起,称霸浙东,成为海上巨枭。他先后接受元朝、朱元璋的招安,又游离与二者之间,实际想割据三州自己称王,招罗了很多读书人和富豪,大肆封官加爵。他希望李若霖能与自己一起共举大事,派人“馈以万金,饵以伪职”。李若霖这个人平时“与人交,温温若无所可否;至临利害,则是非凛然不爽”,丝毫不为名利所动,告诉方国珍:“我李某没有什么才能,不堪担当重任,为您效力,帮您建功。如果您还眷念我们当年的交情,李某有一事相求,请您高抬贵手,放过我家乡的百姓,就是您对我的最大的恩赐了!”方国珍知道此人不可强求,只得一笑了之,此后浙东一带战乱不断,兵患不止,而仙居境内尤其是李宅一乡基本上宴然无事。后来朱元璋一统天下,对方国珍旧部进行处罚,曾依附方国珍的官民或被流放,或服苦役,而李若霖和仙居乡民因不属方氏之党而泰然无事,众人无不感恩戴德,交口称颂李若霖的高义不衰。

那么,从史料看,李若霖是一个“贞节自守,视世外功名若飘风浮云”的隐士和“庇荫乡里”侠士,“英勇斩蛇”之说又因何而起呢?

“封神”——来自老百姓的最高奖赏

李若霖传记的作者顾硕是仙居名士,生活年代略晚于李若霖,曾任山西省石楼县知事、吏部主事。据《光绪仙居县志》记载,顾硕是个骨头很硬的人,明成祖夺了侄子建文帝的大位,他一个小小县令居然拒不应诏,挂冠而去,帮富家放牛,埋名隐姓十几年。笔者以为他的记述应该是可信的。

而斩蛇之说实在有些荒诞,明显有《搜神记》“李寄斩蛇”的影子。而且碑文说李若霖“生元至大庚戌,卒明洪武已巳”,那么其生卒年是1310-1389年,按仙居习惯计算享年八十岁,不应该是腾云驾雾、斩蛇牺牲的年龄。

笔者再次细细翻阅族谱,认为真相可能是:谱载,李若霖去世后“葬八都河塘山之原,创庵,置田六十亩,以备飨祀”,这就是他的墓为什么在河塘的原因。谱里还载:李若霖“娶上陈氏,葬二十都大张思岙骑龙穴之原,亦置田二十亩”。可能就是因为这个“骑龙穴”,蛇是“小龙”,所以就联想到“骑蛇”,进而“斩蛇”,是比较合乎情理的演绎。

而更为重要的是,中国百姓有为杰出人物“封神”的传统,比如诸葛亮、关公,以及仙居、永康一带普遍尊崇的“胡公”等等。李若霖真的曾“庇荫乡里”,“斩蛇”云云则是乡民出于崇敬之心而逐渐把他神化,而演绎出来并代代相传的故事。总之,一个人为百姓做过好事,百姓就会竭尽所能报答他,哪怕他们没有钱,也没有权,只能为他演绎一个神勇的故事。

就把“封神”当作来自老百姓的最高奖赏吧!

责任编辑:丁楚兰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