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大发11选5

2019-04-23 09:41:46  来源:中国台州网-台州日报   作者:何善蒙

何善蒙 天台人,中共党员。现为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。

什么是纵横家?对于纵横家的基本含义,其实也是有可以讨论的地方的。关于纵与横之来历,有人认为,因南北为纵,六国地连南北,因此六国结盟称为“合纵”;东西为横,秦偏西而六国居东,因此六国与秦国结盟称为“连横”。按照韩非子的说法,“纵者,合众弱以攻一强也;横者,事一强以攻众弱也”(《韩非子·五蠹》),纵即合众,指弱国联合进攻强国的外交策略,即讲究联合团结的策略,表现为战国时齐、楚、燕、韩、赵、魏等六国的联合抗秦;横即连横,指弱国随从强国进攻其他弱国的外交策略,即注重利用利益矛盾进行分化的策略,表现为六国中的某几国分别与秦国结盟而攻打他国。

然而,这样的解释都是坐定了战国七雄之间的事实而进行的,虽然从历史的角度来看,这个时代是纵横家最为活跃的时期,纵横家也几乎成为了这个时代的基本标志。但是,这样的界说多少显得有些局限性。其实,如果我们从更宽泛的角度去理解,就会发现更具有说服力的解释方式。纵与横,固然可以从六国与秦的地理位置上加以说明,但是,从宽泛的角度来看,这又何尝不是指两种不同的游说方向呢?甚至是矛盾的方向呢?这样,从这些被称为纵横家的人所采用的言说方式而言,是非常符合的。因为对于纵横家来说,他们的言说并没有一定的规范标准,是完全根据事实情形而随时改变,时横时纵,令人难以把握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西汉时称纵横之说为“长短说”,《淮南子》称“纵横修短”(《要略》),长短之说、修短之论,所指向的就是为了应对不同的情境而采用的不同的言说方式。

纵横家是战国时期一群非常特殊的人。说他们特殊,是因为我们很多人大概认为,所谓的纵横家就是拼口舌之利,靠着伶牙俐齿来获得利益,诸如张仪、苏秦之流。因此,大多数人一谈到纵横家,大概都会非常鄙视其为人,但是,又会对他们的那种游刃有余的游说能力感到佩服,甚至羡慕。套用时下流行的话来说,就是羡慕嫉妒恨,其中情感非常复杂。

按照章学诚的说法“战国者,纵横之世也”,因为这个时代是纵横家最为活跃的时代。这样一来,纵横家这一特殊群体之所以会产生,势必和战国中晚期这样的社会状况有着密切的关系。按照顾炎武的分析,“春秋时犹尊礼重信,而七国绝不言礼与信矣;春秋时犹宗周王,而七国绝不言王矣;春秋时犹严祭祀,重聘享,而七国则无其事矣;春秋时犹论宗姓氏族,而七国则无一言及之矣;春秋时犹宴会赋诗,而七国则不闻矣;春秋时犹赴告策书,而七国则无有矣。邦无定交,士无定主。”(顾炎武《日知录·周末风俗》)“邦无定交,士无定主”,表明了这样的时代是具有空前的竞争性和流动性的时代,礼崩乐坏的结果使得社会失去了基本的价值系统,传统的制度规范在这个时代已经破坏殆尽,一切都面临着新的选择、新的机遇。再加上诸侯国林立的状况已经略微改观,经过春秋以来多年的征战兼并,社会在总体上呈现出了重新一统的趋势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谁能够掌握主动,谁就能获得更多的利益,甚至是一统中国。对于任何诸侯国来说,这都是巨大的利益所在。所以,在以力相争、以谋相取的这样一个时代里,诸侯国之间的竞争也趋于激烈,强者兼人,弱者图存,如何为自己谋得更多的利益,也成为了他们所筹算的重心所在。

对于士人来说,由于传统的制度解体,社会混乱,虽然带来了诸多的问题,但是,这也为个体的发展提供了更多的可能。在这样的一个时代里,个体完全有可能凭借一己的聪明才智而获得富贵,由布衣而至卿相成为了现实可至的目标。在这样一个一切皆有可能的社会里,自我的利益(富贵名利等)的最大限度的实现,成为了士人最为关注的问题。这两方面的结合,就为纵横家的产生提供了肥沃的土壤。所以,战国是纵横家的乐土,纵横家是这个时代的弄潮儿。他们不只是在这里溅起了一点点水花而已,在一定意义上,他们甚至改变了(或者说加速了)历史的基本进程。当然,纵横家对于和合的理想也是充满追求的,这个从他们游说的方式以及他们的基本立场上都是可以得到说明。

责任编辑:泮非非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