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大发5分极速pk10

2019-04-26 09:17:59  来源:中国台州网-台州日报   作者:吴世渊

邵福生来到报社,接受记者的采访。

1958年11月,6位赴大连学习海带养殖技术的垦荒队员合影,后排左一为邵福生,这是他作为垦荒队员的唯一一张照片。 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

邵福生讲一口标准的普通话,头发梳理得齐整,举手投足间,有老知识分子的派头。电话那头,他听说“垦荒精神在传承”的报道后,就主动来到报社,接受记者的采访。

在邵福生心目中,“大陈垦荒队员”的身份就像一枚勋章,时间沉淀越久,越闪闪发亮。

这位年近八旬的老先生在“忆苦”的过程中,反复强调这“苦”是一种宝藏。大陈岛三年的峥嵘岁月,在他往后的生命里,仿佛是用之不竭的力量源泉。

上岛垦荒

1958年5月,18岁的邵福生初中毕业。恰时,大陈岛垦荒队在海门招募队员,他就报了名,没多久,便随船登岛。与他同去的,一共有21人。

“你问我当时有什么想法,我的想法很简单,去就去了,没考虑别的。”一上岛,邵福生就服从安排,从事农业生产,“就是跟着小队一起种植瓜果蔬菜。”

岛上生活条件很简陋,睡觉没床,只能打地铺。炎夏如期而至,在地里劳作,队员们汗流浃背。

休息期间,邵福生想吃一口地里的瓜解解渴,便向小队长施宝田报告。谁知,施宝田拒绝了他的诉求:“如果吃了这个瓜,队里的产量就少了。”施队长是个十分勤劳的人,干活都抢在先,邵福生很敬重他。听队长这么说,他表示理解,此后再也不提吃瓜解渴的事了。

“这件事我至今印象深刻,大陈岛那会儿正是创业阶段,我在这氛围中,也不知不觉地践行了舍己为公的精神。”邵福生说。

这年下半年,几位队员在垦荒队长王宗楣的带领下,坐火车奔赴大连去学习海带养殖技术,邵福生也在其中。

“海带苗长在竹片上,用绳子将一个个竹片串起来,放在海里,海带就会慢慢长大,由于海水的冲刷,海带上会附有许多泥沙,我们便坐船下水,用刷子清洗海带,每天如此。”邵福生说,小船随海浪漂摇,人容易晕船,“当然这是小问题,克服一下就没事了。”

经过半年的学习,队员们成功学会了海带育苗与养殖技术,并将海带苗“南移”回了大陈岛。在大连期间,6位队员一起合影留念,邵福生说,这是他作为垦荒队员的唯一一张照片。

抢收海带

1959年5月,在大陈岛上养殖的第一批海带苗成熟了,即将收获,岛上的气氛很欢乐。谁知,突如其来的台风打乱了大伙的节奏。

台风一过境,这些养殖在海里的作物必将被吹散,队员们几个月的劳作极有可能颗粒无收。大家当即决定,赶在台风到来前抢收海带。

“那天上午,我们原本要在土地堂这地方下水,但那时风浪太大,我们的船根本没法下去。”邵福生回忆起当时的细节,队员们只能从大陈镇委所在地附近下水,由黄岩县水产局派来的轮机船“黄水一号”拖着20几条小木船,绕过竹屿岛,再到土地堂。

到了竹屿岛边上时,浪变得极其汹涌。“我在浪谷时,抬头可看到‘黄水一号’底部的螺旋桨,跟随小船漂到浪峰时,又能低头看到‘黄水一号’的桅杆。你可以想象到,这浪的落差有多大。”邵福生说,当时有几条船翻了,人掉入海里,如果再翻几条船,恐怕连“黄水一号”都难免翻船的厄运。

这时,“黄水一号”上的人大喊:“快把绳子割断,放弃小木船,游到轮机船上来!”小木船上的队员们纷纷解开绳子,但是谁都不愿意弃船逃生。“这些船都是队员们依靠勤劳的双手积累起来的财富,哪舍得丢弃?”邵福生说,他坐在木船上,随浪慢慢漂远,直到漂到浪稍小点的海域,船上的人才慢慢将船摇回到岸边。

上午的抢收行动失败了,到了下午,浪小了些,队员们又坐船出发,这回的抢收很顺利,他们收回来几万斤成熟海带。

“现在想起来,当时真傻,为什么不放弃木船呢?船哪有人的性命重要?但在当时的情境里,我好像不怕死,船与自身安危之间,我选择了船。”邵福生说,绝大多数的垦荒队员也作出了相同的抉择。

苦是宝藏

邵福生在大陈岛上待了三年,他亲眼见证了这个百废待兴的小岛,逐渐变成生机勃勃的景象。

“慢慢地,岛上建起了各种工厂,如水产加工厂、海鲜酱油厂等。居民也渐渐多了起来,有些是长潭水库的移民,有些是自发定居到这里的渔民。岛上还建起了文化馆,方便岛民娱乐活动。”1961年,邵福生被征召入伍,去舟山当一名通信兵,负责发电报。

当时的浙江沿海一带,被两岸局势剑拔弩张的阴霾笼罩。“许多人认为,蒋介石要反攻大陆,部队里都是一级战备。”邵福生说,他把最好的毛衣寄回了家,白天扛着枪站岗,晚上抱着电报机进坑道,“我一点也不害怕,也从没觉得苦,因为我是垦荒队员出身的,什么苦没吃过?”

幸好,战争没有打起来。邵福生在部队里不忘念书,他自学了高中的课程。1964年,他在招待所复习了两个星期后参加高考,考上了杭州大学教育学专业。大学毕业后,他到仙居的中学任教。此后的数十年,他都在讲台上度过。

生活是百味的,有苦有甜。当苦难来临时,邵福生总能想起在大陈岛的时光,再看看眼前的困境,便能淡然处之了,“所以我一直认为,大陈岛垦荒的经历,是我生命的宝藏”。

邵福生后来也回过几次大陈岛。“‘文革’期间回过一次,工作调回椒江后也去过。”1988年,邵福生从仙居中学调到了椒江三梅中学,直到2000年退休。

当年一同前往大陈岛的队员们,邵福生如今依旧与他们保持着联系。几位80岁上下的老伙计们隔几个月就会聚聚,唠唠家常,交流各自家庭、身体的近况。

心血来潮时,邵福生会乘船前往大陈岛,看看自己当年奋斗的土地:“大陈岛正在开发旅游业,吸引全国各地的人前来,也希望岛上的经济和人们的生活能越来越好。”

责任编辑:泮非非
相关阅读